<tbody id="imbig"></tbody>
    1. <ol id="imbig"></ol>
    2. <th id="imbig"><pre id="imbig"></pre></th>
      <dd id="imbig"><pre id="imbig"></pre></dd>
      <rp id="imbig"></rp>
      1. <s id="imbig"><object id="imbig"><blockquote id="imbig"></blockquote></object></s>
        1. 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市場經濟擴張就像病毒侵襲, “反向運動”就是免疫反應!

          波蘭尼 · 2020-03-12 · 來源:文化縱橫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原編按:2020年伊始,我們推出了波蘭尼的經典著作:《大轉型:我們時代的政治與經濟起源》(為活字-雅理書系的第二本),這本曾在2007年由浙江人民出版的“大書”,早已在市場上脫售多年,當年的原版在舊書商那里已經三位數起拍,此次再版,經歷了譯者的修訂,我們也邀請譯者劉陽博士(北京大學社會學博士,北京社會科學院)導讀這本書,并結合當前的疫情反思這本書同我們當下時代的相關性。

            市場經濟擴張就像病毒侵襲,“反向運動”就是免疫反應!

            時隔13年,恰逢全民抗擊“新冠肺炎”的關鍵時期,新修訂的《大轉型》出版上架了。這當然是巧合,但似乎冥冥之中也有某種理論關聯。10多年前我們在中國大陸第一次翻譯出版這本書(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的時候,“市場原教旨主義者”還非常多,人們對市場經濟的認識和反思還遠沒達到今天的水平。很快,全球金融危機用現實教育了大家,而對市場經濟作出最具原創性批判的波蘭尼,也迅速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范圍成為炙手可熱的思想家。如今,不管是政府、學界還是公眾,對市場都有了相對清醒的認識。但另一方面,如今問題的復雜性似乎又超出了單純的市場經濟對社會的破壞所能涵蓋的范圍。當下,我們還能從波蘭尼那里學到更多東西嗎?

            No 01

            《大轉型》的主要知識貢獻

            讓我們先來簡要回顧一下波蘭尼在《大轉型》中的主要知識貢獻。

            《大轉型》的主題就是對市場經濟的批判。那么什么是市場經濟?并不是有市場、有市場交易,就是市場經濟了。市場經濟是一整套的市場構成的體系,除了我們普通人熟悉的商品市場,還包括生產資料市場、勞動力市場和貨幣市場等,后者也就是金融市場。這些市場相互勾連、相互作用,形成一個“自發調節”、自我運轉的體系,這才是嚴格意義上的市場經濟。

            這樣一個市場體系并不是經濟自由主義者所鼓吹的“自發秩序”,而是高度人為的,根據波蘭尼,它也從來沒有完全實現過。那么,在這個人為體系出現之前,人類的經濟生活是怎樣的?為什么要打造這樣一個體系?這個體系的實質是什么?它大致建立之后,產生了什么后果?正是在對這些問題的回答中,波蘭尼作出了具有高度原創性的知識貢獻。

            通過對人類經濟史的考察和對人類學資料的研究,波蘭尼提出了一種不同于研究市場供求關系如何影響生產和分配的“形式主義經濟學”的“實質主義經濟學”,就是看產品和物資實際上如何在社會結構中流動。他發現,人類經濟交往方式,可分為互惠、再分配和市場三種。典型的互惠就是“禮物經濟”,相對平等的家庭、部落之間雙向的或循環的禮物饋贈帶來的物資流動;再分配就是政治上分層之后,物資向首領、王室集中然后在根據需要分配的物資流動方式。這兩種在人類經濟史上是主要的,市場的方式則一般是補充,而且市場也是分類且嚴格區分的,小的地方集市與遠程貿易之間,在原則和范圍上都有極大的不同。即便是進入近代,西歐各國在絕對主義王權下推動的重商主義全國性市場,也是受到政府嚴格監控的商品市場,土地和勞動力都并未市場化。

            波蘭尼對此的結論是,一般情況下人類社會經濟功能(及物品的生產、流通、分配和消費)的滿足,并不獨立于社會、宗教或政治功能,人們的行為中也沒有一種單純為“逐利”的動機。換言之,經濟是“嵌入”社會之中的。相反,市場經濟體系形成之后,經濟“自發調節”、自我運轉,就跟社會“脫嵌”了。

            那么,為什么要“創新”出這樣一個從未存在過經濟體系呢?波蘭尼的解釋是,西歐當時發生了工業革命,生產變成了機器大生產,而機器很昂貴,開動起來就不能停,因此需要生產資料和勞動力都隨時處于待售狀態,在當時商業社會的背景下,只有形成關于生產資料和勞動力的市場,才能滿足這個條件。

            我們看到,生產資料(在古典經濟學中,用土地來表示)和勞動力變成商品,對市場經濟體系的運轉是至關重要的。此外,為了維持國際收支平衡和國際市場經濟體系的運轉,當時作為貨幣的貴金屬也必須被當做商品,其制度化表現即為國際金本位制。波蘭尼指出,這三種東西都不是作為商品生產出來的,它們要么是自然環境的一部分,要么是人所負載的,而貴金屬的供應量并不能像一般商品生產那樣隨意調節;現在為了市場經濟的運轉而把它們當作商品,這就是“虛擬商品化”。由于這三種“虛擬商品化”,市場經濟不僅脫嵌于社會,而且使社會反過來被嵌入于經濟的起伏波動之中。

            社會被反向嵌入市場經濟帶來的社會和政治后果,成為《大轉型》整個后半部的主題。波蘭尼已經證明,市場經濟是靠強行“虛擬商品化”、靠人為而搭建的體系,而市場經濟一旦開始運行,卻實實在在引起了各種自發的“反向運動”,因為社會被反向嵌入經濟帶來了大家都無法忍受的后果。三種虛擬商品化對應三個階級主導的反向運動:勞動力的虛擬商品化引發了工人階級主導的工人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土地的虛擬商品化引發了土地階級(包括地主和農民)主導的農產品關稅保護運動;而從市場中受益最大、本最應支持市場經濟的工商業階級也主導了針對貨幣的保護運動,因為嚴酷的通脹通縮時常讓他們瀕于破產。三大階級固然是出于自身的階級利益,但也是某方面社會整體利益的“擔綱者”,代表社會推進反向運動。

            不同領域的保護運動相互激蕩、相互加強,導致受損的經濟無法通過市場體系的自發調節恢復,不得不通過對外的帝國主義擴張來釋放國內經濟張力。眾所周知,對殖民地和海外市場的爭奪造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另一方面,反向運動與19世紀晚期以來選舉權的擴張相結合,加劇了國內政治與經濟的對立,挫敗了一戰后各國為恢復金本位制和世界市場經濟的努力,最后為法西斯勢力上臺掃清了道路。

            全書最后,波蘭尼給出了一個大致的未來方案(此書初版于1944年):保留商品的競爭性市場定價,但將勞動、土地和貨幣重新嵌入社會,即讓其定價機制移出市場之外,同時其價格僅僅作為成本要素參與其他商品定價。

            No 02

            當下如何發展對“反向運動”概念的理解

            波蘭尼通過《大轉型》提出了“實質主義經濟學”、“嵌入(脫嵌)”、“虛擬商品化”、“反向運動”等重要概念,20世紀下半期以來,啟發了眾多學科的研究議程。更重要的是,我們回頭可以看到,盡管仍然存在種種嚴重問題,波蘭尼提倡三大“去虛擬商品化”如今在西方和一部分發展中國家都有相當程度上的實現,如工會和勞動保障、農產品的關稅保護、中央銀行調節貨幣供給等。

            但是,今天在部分地由于波蘭尼的貢獻而得到改善的社會經濟條件下,我們仍然需要推進他的事業。

            借用哈貝馬斯在《合法化危機》(2.7章)中提出的區分,系統中運行的要素,有些是它可以再生產的,有些則是它不能再生產而必須從系統外引入或假定的。在波蘭尼對市場經濟體系的分析中,三種虛擬商品都是從自然和社會引入,本質上市場經濟系統無法自己再生產的。換言之,波蘭尼意義上的市場經濟,其基底是市場所不能再生產的社會和自然。相應地,脫嵌所引起的反向運動,大體上是屬于社會領域、自發形成的,處在“(經濟)系統”之外。

            但在所謂“晚期資本主義”中,由于國家的作用與市場的作用深度融合,勞動力、土地和貨幣雖然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單純的市場定價,但通過公共教育、公共衛生(針對勞動力),公共基礎設施建設、規劃、環保(針對土地),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針對貨幣)等,它們也越來越成為人為制造的產物,這里的人為制造主要是政治系統與經濟系統的聯合作用,也就是說,它們成為系統(雖然不是單純的經濟系統)自身能夠至少部分地再生產的東西。用波蘭尼的概念開考察,市場經濟引發的反向運動,部分地被擴張了的(經濟+政治)系統所囊括,反而成為系統再生產的一部分。

            打一個不完全恰當的比方,市場經濟的擴張就像病毒的侵襲,社會自發的“反向運動”則相當于人體的免疫反應。病毒的毒性過強或免疫反應過于激烈,造成宿主全都死亡,對病毒的繁衍也沒好處。而反向運動被系統所吸納,則正如人們通過疫苗而獲得抗體,使病毒能夠與人類能夠長期共存。這種抗體首先當然作用在于抑制病毒,但客觀上也支持了病毒的長期和更大范圍的生存和繁衍。當然,新的、沒有疫苗吸納的病毒仍存在,人體針對它的免疫反應也仍存在。

            這樣,在當代社會,針對市場經濟的反向運動就可以劃分為三個層面:在政治-經濟系統內抑制市場擴張的層面的反向運動,在系統內維持乃至擴大系統再生產層面的反向運動,以及仍存在于系統外的反向運動。

            No 03

            公共衛生作為反向運動的三個層面

            我們回到公共衛生。它當然是反向運動。按照波蘭尼,市場經濟以1834年英國《新濟貧法》頒布、創造自由勞動力市場為正式誕生的標志,而并不偶然的是,8年后的1842年,英國公共衛生學家查德威克發表了著名的《大不列顛勞動人口衛生狀況報告》,1848年英國通過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公共衛生法案,明確政府在供水、排污、垃圾處理和住房等問題上的行政干預職責。市場經濟與公共衛生立法在時間上的前后相連,為波蘭尼關于反向運動是“自發”反應的論斷提供了新的佐證,不過既然如今的反向運動可以分為三個層面,那么真正的問題恐怕在于如何厘清這種反向運動中包含的豐富內容和復雜指向。

            從公共衛生角度反思這次疫情的文章,筆者所見具有較高價值的包括《疫情下的中國公共衛生系統》(劉愛國,2.22)、《拐點并不是黎明前的黑暗,只相當于夜里12點》(中華預防醫學會專家組李立明等,2.21)、《疫情之后中國公共衛生系統要花兩三千億補短板》(黃奇帆,2.18),此外還有一篇傳播量較大的文章《抗疫前線一床難求,當反思“嚴控公立醫院規模”》(杜建國,2.6)以下分別簡稱劉文、李文、黃文和杜文。

            在抗疫的語境下,杜文的邏輯大概是最簡單易懂的,公立醫院是政府辦的,民營醫院是屬市場的,疫情一來,還是要靠公立醫院的醫療力量和床位資源,所以控制公立大醫院發展為民營醫院留空間,就是錯誤的政策,用波蘭尼的術語說,等于是擴張市場、打壓針對市場的反向運動。杜文并不嚴謹,但確實在一個層面提出了值得思考的問題。

            劉文和李文卻在公立醫療衛生系統內部發現了問題,即公共衛生、流行病學在地位、資源、人才、權力等各方面被臨床、醫療板塊擠壓,而且這個問題尤其因為2009年開始的“新醫改”而惡化。正如公衛專家李玲所指出的,“新醫改”10年,并未解決公立醫院“創收”逐利的問題,公立醫院的擴張,既提供了抗疫的醫療力量,也阻礙了具有真正公共性的分級診療系統的建立(《疫情演化至今,是制度不足還是人的問題》,2.10)。也就是說,在公立醫療衛生系統內部,也存在親市場的臨床醫療與更具有反向運動性質的公共衛生之間的“裂痕”問題。

            以上兩組文章討論的,都屬于政治-經濟大系統內部,公共衛生作為反向運動對市場的擴張傾向的抑制和對社會的保護問題。其實,如前述,還有公共衛生維持乃至擴張政治-經濟系統再生產這第二個層面,黃文談的就是這個層面。我們平時都籠統講“公共基礎設施”,黃文對二者進行了區分,并指出,中國前些年基礎設施投資較多,但教、文、衛等公共設施投資和公共消費比重低,基礎設施投資只有30%轉化為當年GDP,而投資公共設施轉化率達到60%到70%,因此提出“國家要像修鐵路、高速公路一樣,修建中國公共衛生領域的基礎設施”、“在‘十四五’的五年時間里,從中央到地方劃出2000-3000億把整個中國的公共衛生系統的短板給補上”。這樣的投入,本身就有經濟產出,同時可以避免像非典、新冠肺炎那樣“帶來數以萬億計的經濟損失”的公共衛生事件。

            最后,作為第三層面、即在政治-經濟系統之外的反向運動的公共衛生存在嗎?或許國人自發的捐贈、自組織的醫療物資采買運送,還有中醫藥的抗疫作用都屬于這個層面,因為它們都是現行的政治-經濟系統所無法再生產的。

            將來反思和重建中國的公共衛生體系,恐怕需要區分這些層面并厘清它們的相互關系。

            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曾說:“人類在歷史發展中常常要面臨來自人或自然的一系列重大挑戰,在這些重大挑戰交匯的關節點上,人類社會存在多種可能的走向。20世紀三四十年代發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引發了眾多思想家的思考,他們試圖探尋這場全人類危機的最深層根源,并努力尋找逃離困境、走向光明的道路。卡爾·波蘭尼就是這眾多思想家之一,凝聚其深刻洞見的《大轉型:我們時代的政治與經濟起源》于1944年在美國首次出版,隨即被譽為20世紀該領域最重要、最具創造性的作品,并經受時間考驗,成為“20世紀的經典之作”,啟發了政治學、社會學、人類學、經濟學、歷史學等諸多學科的學術議程。

            《大轉型》一書描述了歐洲文明從前工業世界到工業化時代的大轉型,揭示了伴隨這個過程所發生的思想觀念、意識形態、社會政策、經濟政策、國內與國際政治經濟上的大轉變。波蘭尼不僅精當指出了自我調適的自由市場的內在缺陷,還準確預言了這種“市場經濟”對人、自然、生產組織的嚴重破壞及其悲劇性的社會后果和國家干預的必要性,對21世紀的中國與世界仍極具啟發與參考。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趙立堅開火之后,又一個真相浮出水面
          2. 趙立堅“炮打美軍”,打對了嗎?
          3. 女留學生硬闖小區事件再反轉,同班同學家長質疑造假+雙標
          4. 內蒙古的醫鬧,不止打破了全國醫患關系50多天的蜜月
          5. 司馬南:百團大戰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6. 會不會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7. 方方家族 始終是肉食者
          8. 美國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開信 真相讓人吃驚!
          9. 趙磊:生命健康豈能托付給資本的“善心”
          10. 武漢零號病人終于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1.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2. 頑石|關于方方和《方方日記》,我無從評價
          3. 胡錫進這次的“反對”,為啥遭到了網友的“反對”?
          4. 郝貴生:美國政客和媒體究竟為什么如此仇視中國抗“疫”斗爭?
          5. 讓誰羞愧:美國十艘醫療艦起錨,180座野戰醫院一夜建成
          6. 金微:新冠美國起源說的時間線與邏輯困境
          7.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附武漢官方回應)
          8. 您上眼,看看站出來挺方方的劉川鄂是個什么樣的貨色!
          9. 郝貴生:建議以我國政府或外交部名義公開發表聲明,嚴厲譴責美國行為, 堅決要求美國公開生化武器實驗室及武漢軍運會等事件詳情
          10. 一個地主后代寫給方方的話:“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1. 郝貴生:從北大李玲教授的“兩個凡是”談起
          2. 女漢學家見證毛鄧的時代差異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對決
          4. 韓國疫情大爆發,7天時間就被打回原形:資本主義竟如此不堪!
          5. 吳銘:關于前三十年若干問題對某網友的回復
          6. 范景剛:這是為什么?
          7. 郝貴生:從“遞哨人”艾芬醫生抗“疫”經歷談“權力”的本質
          8. 余云輝:中美貿易協議后果嚴重——美國劍指中國三大要害領域
          9. 第一批和第二批衛健委專家組全部來自北京,說明什么?
          10. 武漢疫情趨好,有關部門卻做出荒唐事!
          1. 被跪地感恩的白衣天使,與被稱為“勞務大軍”的白衣天使……
          2. 書單來了:這五本有關毛主席的書,每一本我都不忍心錯過
          3. 范景剛:尊重烈士,湖南長沙應做好榜樣!
          4. 憲之:方方現象——為什么吃著“體制”又標榜“江湖”?
          5. 記者微信曝光湖北“零增長”背后的驚人真相!悲劇不要再重演!(附武漢官方回應)
          6. 對湖北人一刀切,對入境的百般伺候,良心不會痛么?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极爱网